Phone应用数破十万大关,请继续温柔地改变世界
分类:前端技术

图片 1

图片 2

应用搜索创业公司Xyologic的研究显示,曾进入苹果美国App Store应用商店Top 100免费应用排行榜的应用数量减少了35%。去年4月份,曾进入Top 100免费应用排行榜的应用数量为422款,今年4月份这一数字减少至277款。进入Top 100免费应用排行榜的新应用数量由58款减少至33款,相比之下今年4月份新发布的免费iPhone应用由上年同期的6497款增长至11545款。

历史永远会铭记值得纪念的日子,比如2007年1月9日,苹果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发布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智能手机——iPhone,它被业内人士看做是开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号。

2012年年底,我们听到App商店数量激增的消息,科技博客The Sociable预测Android应用程序的数量可能超过iOS应用程序,有望今年6月突破100万大关,虽然App开发不再是那么激动人心的一回事,但是两个App商店的App数量丝毫没有放缓的意思。这些App是从哪里来的?成千上万的开发者正卯足了劲在开发社交App、游戏App、公用事业App、生产力App、新闻阅读App,如果你想得到,就有人能开发出那个App。但是开发者有多少精力来喂养这些App野兽呢?需要多长时间来构建一个高质量的移动App呢?这里波士顿Baas移动云平台制造商Kinvey给出了答案。超过4个月?Kinvey表示平均创造一个功能完整、完成上架的App需要18周,包括前端设计、用户界面、 后端整合、用户管理、身份验证、缓存以及社交渠道共享。那些小团队听到这个数后会说“18周?那是乌龟速度的开发团队吗?”,而企业开发者会说“18周?我们还只完成一半。”就App Store来说2012年9月到2013年1月,每天增加641个新App,4.5个月的开发周期似乎过长,但是用户那边反馈的是好App并不多,有些App比其他类型的App容易开发, 比如逆向工程“copycat”、Android壁纸App,以及Facebook克隆Snapchat的Poke App。Android 和 iOS 哪个更长?通常Android比iOS花的时间更长,原因很简单,因为碎片化问题要为多款智能机进行调试,不过随着Google 2012年的时候发放了一份精简Android软件开发工具包来更好地处理不同屏幕的大小、像素密度和操作系统版本。Android开发的复杂性也降低了,开发者可以通过设计者工具在多个设备上尝试UI的视觉效果,认证过程倒不是很长。Android的认证只需数小时,而一般iOS需要数周。下面是Kinvey、Visual.ly和AYTM合作的调查报告,这些答案告诉我们一切都得看情况,有些高质量的开发团队数周就可以了,但是用户的高质量的App呼声越来越高,我们看到App开发的周期在拉长,也有更多的人愿意花6到12个月弄个复杂的开发项目。Via RW

据thenextweb报道,微软今日宣布Windows Phone平台的应用市场的应用数量已经超过10万大关。每个Windows Phone的应用程序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应用ID,此ID主要用来查看应用内容以及记录Windows Phone平台上可用应用的数量。据AAWP网站的数据,每天Windows Phone 市场新增的应用数量为313个。截止原文发稿时,Windows Phone市场上一共有100145个应用程序,分别由来自不同国家的23825名开发者开发。值得注意的是,这10万个应用程序中,只有88300个在60个国家提供下载,另外剩下的只能在有限的地区开放下载,或者由于其他原因未能在所有国家的市场上出现。Windows Phone花了大约14个月达到5万个应用程序,而从5万增长到10万个应用程序仅花费了5个月的时间。各路开发者正在加紧为Windows Phone开发游戏和工具,为这个平台的发展贡献力量。AAWP报道称,Andriod系统花了24个月才达到10万个应用程序,iOS平台则花了16个月达到10万个应用程序,诺基亚的商店花了21个月达到这个数目。目前Android和iOS平台分别有50多万和60多万个应用程序,都比Windows Phone高出5、6倍。iOS之所以这么多,是因为在发布App Store之前就已经售出了四百万部iPhone,这个数量是Windows Phone不能比的。Blackberry OS也勉强达到10万个应用。诺基亚商店要算上塞班系统、Maemo和S40系统平台上的应用程序。数据对比显示,Windows Phone市场确实可以对Apple的App Store和Google的Play商店构成冲击。从Android和iOS的发展历史来看,只要应用数了超过10万大关,整个平台就将开始加速发展。来看看一些具体数据:Windows Phone市场娱乐类软件最多,有18867个应用程序,其次是工具类,有14591个,书籍和参考类有12816个,游戏有12212个。Windows Phone市场上有67%的应用程序是免费的,有10%的应用提供试用服务,有23%的应用需要购买后才能使用。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免费应用的数量增速缓慢。大多数应用的价格为0.99美元,然后是1.99美元,之后是1.29美元、2.99美元和1.49美元。

尽管数量更少,但同期内进入美国Google Play应用商店Top 100免费应用排行榜的应用数量则基本持平。

然而很多人没有意识到,2008年7月11日同样值得被写进历史,因为在这一天,苹果iOS App Store正式上线。自此之后,iPhone不再是一部装配有电话功能的iPod,通过数以百万级的应用程序,它几乎能解决你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麻烦。而依托于3G甚至4G网络的蓬勃发展,iPhone所建立的App生态模式,也点燃整个行业的新生之火。

App Store和Google Play Top 100免费应用排行榜比较

如今十年已过,App Store已走过青涩,不仅是苹果服务类营收中的重要一环,也成为了当前全球最大的应用程序分发平台,为开发者带来切实的用户和收入。

鉴于App Store的设计方式,一旦一款应用进入排行榜,就能被更多用户发现,每天的下载量就会大幅增长。业内对苹果在这一系统中所起的作用有不同看法。

成绩斐然的App Store已是苹果的摇钱树

进入Top 100免费应用排行榜的新应用和开发者减少是苹果的错?提高“小型”开发商的曝光率是苹果的责任?过去12个月苹果对App Store的“干预”对大型开发商有利?大型开发商利用了App Store的规则?进入排行榜太困难,开发商必须通过付费方式获得用户?

2017年6月,市场研究Statista公布调查数据,自2011年iPhone总销售超过1亿部后,十年间苹果共卖出约12亿部iPhone,而作为这个地球上最为主流的智能手机平台,iOS所创立的App Store自然也有着惊人的数据表现。

在我看来,这些问题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对整个产业而言并不重要。在移动产业的历史上,App Store的内容发现和用户获得模式对发行商最为有利。自我2007年担任移动社交网络Peperonity的产品经理以来,移动用户的获得经历了数个阶段。在每个阶段,竞争平衡、关键的成功因素、市场机遇都会发生改变。

在今年WWDC2018大会上,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就曾公布数据:App Store美洲访问用户已达5亿,开发者累计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而一些第三方数据也似乎证明了这一说法。

自以运营商为中心的模式2008年结束以来,移动产业经历了3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开放移动互联网的出现;第二个阶段是应用经济的兴起;第三个阶段是付费发行和分析模式的出现。

自2010年7月至2017年12月,iOS平台的App Store已经为累计实现1700亿次的应用下载;实现了超过1300亿美元的用户支出;而平台应用的总数量已经达到200万款,。同时,对于开发者而言,App Store的创收能力也足以令人满意,有超过1万款应用实现了百万美元以上的用户支出。

2007 年前运营商生态系统时代的用户获得iOS和Android的发展使得移动领域热度空前,这在2007年之前是不可能的。当时,运营商是移动产业的主宰:移动内容等产业的厂商争相参加展会,向运营商推销自己的产品。手机用户主要通过运营商的门户网站访问移动互联网。移动内容提供商会参加一个又一个展会,期望与Verizon或沃达丰达成合作协议。运营商可以从移动内容提供商的营收中获得丰厚的分成。

罗马不是一日建立,App Store的辉煌也并非一蹴而就。

2008年开放的移动互联网出现

在App Store问世之前,第一代iPhone虽然具备Multi-Touch显示屏和更先进的浏览器性能,但用户和开发者无法为其定制其他扩展功能。而当时Symbian、Windows Mobile以及Linux平台的智能手机却能通过应用程序安装包为手机添加各种功能。App Store的出现就像是一道鲜明的分水岭,彻底拉开了iPhone与当时智能手机的距离。

2008年,开放的移动互联网开始出现。在Myspace和Facebook移动版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美国手机用户使用浏览器访问移动互联网。

App Store作为业内首个统一应用分发平台,解决了用户寻找和下载应用的难度。论坛安装包的时代彻底成为历史,用户只需要在手机的App Store应用中搜索购买安装即可,大大简化了使用成本。而对于开发者而言,App Store的广大市场可以让他们直面用户,这种直接交易的模式也大大激发了开发者的开发热情,为App Store的发展提供了良性的循环。

2008 年4月份,知名科技博客网站TechCrunch创始人迈克尔·阿灵顿报道了手机应用Loopt,在硅谷掀起了移动热潮。越来越多的创业者考虑如何从移动热中掘金。创业者创办公司后,开始寻找绕过运营商,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营销策略,开放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用户获得模式出现了。随着大量获得风险投资的移动内容创业公司成立,2008年Admob营收大幅增长。

App Store的爆发性增长首先发生于2011年,在当年2月,苹果首次推出App内订阅服务——“先免费下载再购买增值服务”的模式如今也已经成为应用程序的主流模式。而在随后的每一年,App内购模式都为软件开发商带去了客观的利润。根据相关数据,排除游戏内容外,截止2017年底,App内购已经为App Store贡献百亿美元以上的营收,而游戏部分的收入则远胜应用。

应用经济的兴起

事实上,从每一季度苹果的财务报表中,也能发现App Store在苹果业务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在开始几年,iPhone、Mac以及iPad仍然占据了苹果营收的大头,但从2016年开始,App Store所在的服务类项目的营收已经超越了Mac和iPad,成为了苹果第二大收入来源。App Store在2016年整体创造了285亿美元营收,若以苹果设立30%的抽成规定,那么其本身的利润就达到了85亿美元。

2008年金融危机袭击美国时,许多移动广告客户放弃了移动互联网广告市场,风险投资公司暂停投资消费类移动互联网公司。App Store的推出改变了这种状况。Admob网络上的广告请求表明,移动应用开发者、创业公司和广告客户纷纷采用苹果的平台。

可以说,成绩斐然的App Store,已经成为苹果继iPhone之外,又一大摇钱树,虽然目前它的整体利润表现在硬件面前仍显得渺小,但考虑到近年来火热的手游和社交付费业务的增长,App Store未来仍然具有广阔的上涨空间。

Admob网络上的苹果设备广告请求

十周年成绩单更像是手机行业缩影

团购网站Groupon移动营销掌门艾琳娜·纽曼表示,“应用创收能力提高的一大原因是,应用解决了用户身份认证、交易历史和支付等问题。例如,在一款应用内,用户只需一次注册,提供信用卡信息,以后每次使用应用时就无需再次输入信用卡信息,所有交易将无缝完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cookie仍然不可靠,用户在注册、购买产品和完成日常工作时仍然面临障碍,必须记住密码,多次输入信用卡信息。在大多数情况下,移动互联网用户的体验都令人失望。”

作为全球最为重要的应用程序市场,App Store几乎就是十年来智能手机行业的缩影,它的变化往往反映出用户对于智能手机功能和需求的变化。

2008年11月份——iPhone发布1年多后,时任Admob营销副总的詹森·斯佩罗表示,“iPhone市场在爆炸性增长,广告位在不断增加,广告客户急于获得广告位。”

以2011年以后出现的App订阅为例,由于当时3G网络尚处于发展阶段,用户本身仍然追寻本地化的使用,网络应用仅限于所需流量较少的即时文字聊天工具,当年排名前五位的内购应用分别是Documents to GO、Quickoffice、Shazam以及WhatsApp。而到了2013年,本地文档处理类应用开始退位,诸如Pandora、Skype之类的流媒体应用开始初露端倪,用户已经开始习惯在智能手机上使用更多的网络应用。在2017年,Netflix、腾讯视频、Tinder、爱奇艺和Pandora已经成为内购支付最多的五大应用,是的,它们全都是网络流媒播放应用,4G网络的普及令我们影音娱乐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两个因素推动着部分移动广告网络营收的增长,尤其是AdMob和Quattro Wireless。其一,用户每次点击广告下载应用时,新应用的发行商会向其他发行商付费;其二,随着用户经常使用应用,广告客户希望向用户发布广告信息。

同时,App Store的数据也反映出亚太地区智能手机用户的爆发式增长。在2011年,亚太地区用户仅占App Store约30%的下载量占比,整体支出也仅占23%,美洲和欧洲地区仍然是下载量和收入的主要来源。但这一情况在2014年得到了改善,由于在2014年苹果首次将中国大陆作为iPhone6/6 Plus的首批上市地区,大屏因素加上强力的运营商补贴刺激了整体销量。因此当年亚太地区在App Store的支出首次超越美洲,成为App Store营收最多的地区,而在未来的每一年,亚太都是苹果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地。

过去一年,Android在AdMob的网络上获得了长足进展。2010年3月份,Android手机上的广告位超过iPhone,在美国智能手机广告市场获得了更高的份额。目前,应用而非移动互联网占到美国移动广告支出的绝大部分。对于Web纯粹主义者而言,开发者每月仍然发布数以千计的应用是令人惊讶的。但是,由于美国广告客户继续专注于在应用内而非Web上发布广告,目前应用才是免费移动内容的掘金之地。

截止2007年,亚太地区的已占到苹果App Store下载总量的49%,而整体支出占比也已经高达59%。中国和日本更是以277亿、252亿美元的累计营收,分列App Store用户支出排名的二三位,而随着越来越多国产应用的加入,中国很快就将超越美国成为“最愿意为软件游戏花钱”的国家。

移动领域的病毒式传播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地区用户支出和下载量的上涨,与近年来手游市场的火热也密不可分。在2017年,虽然游戏下载量仅占App Store整体下载的31%,然而游戏部分的营收比却高达71%。特别是在亚太地区,仅2017年一年,游戏就为App Store贡献了超过216亿美元(iPad为23亿美元,iPhone193亿美元),而软件甚至连它的零头都不到。与之比较下,美洲和欧洲市场的数据就显得非常小了,75亿美元和33亿美元的收入综合也远不如亚太地区。

最近数年涉足移动领域的开发者最常见的错误想法之一,是对“病毒式传播”在移动领域适用性的观念。在互联网领域风光无限的传统病毒式传播策略在移动领域注定要失败。

同时,App Store与Play Store之间的对比,也像是iOS与Android两大平台的处境缩影。在2012年谷歌将Android Market改名Play Store后,每一年,Google Play的下载量都在以飞速发展,受益于Android设备数量的优势,到2017年底,Google Play已经占据全球应用下载份额的70%,而App Store仅为30%。

有人曾指出,移动即时通讯服务Kik早期的成功源自病毒式传播的威力。但是,严格地说,Kik的成功源自聪明地运用地址簿和邀请,而非病毒式传播。许多服务都模仿了这一策略。

但若从全球用户支出来看却又是另一回事,虽然App Store的用户支出份额已从2012年的86%降至如今的66%,然而在应用商店收入问题,苹果仍旧领先谷歌至少两倍以上。iOS更愿意为应用花钱,或许这也是iOS生态领先Android生态的诸多原因之一。

“病毒式传播不适合移动领域”的说法的一个例外是游戏的应用内购物。

App Store是小团队的机遇但它却没有令所有人都感到满意

付费发行和分析模式的兴起

App Store给予开发者一个集中展示的机会,只要上架应用,你就有机会直面用户,在累计口碑后,有趣的应用和游戏很容易在用户群体中形成“爆款”效应。这样的机遇,在App Store模式登场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也因此在十年中,iOS生态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应用游戏的业界神话。

付费发行模式出现的一个关键要素是应用发现。通过付费渠道获得用户的成本低于所获得用户能带来的预期价值。来自这些应用的营收被用来开发和营销其他应用,开发者能不断地改进自己的应用。

▲App发布应用数量增长图

尽管这种模式在社交游戏领域很成功,但在移动领域却是一种全新模式。这种模式的巅峰时期是2011年3月份,当月,移动应用营销公司Tapjoy的营收超过Admob。

你一定在手机上玩过《会说话的汤姆猫》,这只仅能模仿录音的讨厌猫在2010年成功登顶App Store下载榜冠军,在2009年,《会说话的汤姆猫》的开发公司Outfit7还只是一家小型工作室,但凭借汤姆猫的辉煌,Outfit7如今已经成为一家遍布伦敦、斯洛文尼亚、韩国以及美国的跨国游戏公司;同时,如今着名的Imangi Studios同样受惠于App Store,超过10亿次下载的《神庙逃亡》一度成为全球跑酷游戏的代表,两人的工作室也一举成为数十人的开发团队。

这一潮流中有赢家有输家

另一个重要的例子当属全球最大的图片分享社交平台Instagram,在2010年Instagram刚发布时,它仅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图片分享应用,但仅仅1年后,借助于iPhone4良好的摄像头表现和本身出色的滤镜,Instagram已经成为App Store下载榜前十的应用,随后更是迎来了Facebook的收购,一举成为当今世界的No1。

这一潮流意味着,过去数个月,在iOS平台上向用户发布精准广告以及营销支持的效率大大降低。移动创收公司Adeven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亨舍尔 说,“应用开发者和发行商在获得新用户方面仍然面临挑战,由于厂商对用户获得成本越来越敏感,标语式广告已经失去了原来的作用。”移动分析公司Apsalar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奥克耐恩说,“随着市场上的应用不断增多,应用开发者和广告客户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应用被用户发现,还有提高参与度、防止用户流失、通过用户创收。”

然而,有人欢喜就有人愁,App Store的模式虽然成功聚集了足够多的应用开发者为iOS生态服务,早期的分发推荐模式也推动了开发者的收入增长,但苹果对于自身应用环境的“封闭”却不断引发着争议。

日本社交游戏巨头GREE商业智能主管亚历克斯·罗森说,“要搞清楚真实的用户分布情况是很困难的,指导营销支出更具挑战性。更好地了解用户,并找到最好的分析工具是业界潮流。随着分析工具的改进,开发者、平台和广告公司将面临巨大的机遇。”

与Android平台能够使用第三方应用程序商店或是直接安装应用程序安装包不同的是,iOS设备仅提供App Store这一条途径供用户下载应用,而应用开发者本身想要编写针对iOS平台的应用游戏,也只能通过App Store,这样的好处不言而喻——所有的生态开发者和用户形成闭环,在应用生态圈中互惠互利。然而从另一层面来说,封闭的环境却也把用户的“选择权”集中到了苹果手中,当矛盾发生,很多情况下就会变成苹果自己的“一言堂”。

2011年4月份,苹果开始打击付费安装模式,开发者在其他应用中提供自己的应用,用户下载应用可获得虚拟币,发行商需要向其他应用发行商支付营销费用。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开始打击被广泛用来操纵应用排名的僵尸网络。

比如在去年5月,苹果就在国内掀起了一场风暴:因为无法与苹果达成共识,微信彻底取消了iOS版微信的打赏功能。而在随后,苹果也将这场风暴席卷至其余拥有内购打赏的社交类应用。

移动应用营销公司Fiksu称,由于广告网络和其他渠道急于找到取代苹果UDID的技术,上个月移动应用用户获得成本有所下滑。Fiksu营销主管维基·扎帕拉表示,“苹果计划淘汰UDID在iOS社区引起很大混乱。鉴于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部分广告公司在密切关注Google Play,推动移动业务的进一步增长。尽管我们从未建议忽略iOS市场,Google Play确实提供了更有吸引力的机遇,对应用业务非常有利。”

事件的矛盾点在于,苹果与应用程序开发者本身对于“内购”行为的分歧。App Store应用对于内购有着严格的限定规范,在苹果所有的181条审核条款中,关于支付的项目就多达31条。简单来说,游戏以及应用内物品、道具、音乐、视频的消费都需要走App Store的交易通道,这样苹果就有权与应用购买一样抽取30%的利益分成,而许多开发者已经不满于苹果强暴的分成模式。

纽曼说,“假设一家商店的货架只有50个用于摆放商品的位置,如果想占据其中一个位置,就需要每天吸引数以万计的高质量买主。实现这一目标有一个清晰的途径:获得尽可能多的下载。简单的规则、激烈的竞争等因素,迫使整个产业更具创造性:其中包括从有奖下载到僵尸网络在内的不一而足的提升应用下载量的手段。对于所有iOS应用开发者而言,App Store排名成为最有力的单一营销工具,开发者会采取一切手段提升应用的排名。

实际来说,苹果并不是唯一选择在应用程序商店采用抽成模式的厂商,老对手Google Play同样具有相同的规定,以Google Play为例,它同样会在应用内订阅抽取30%的营收作为平台收入,国内的部分商店更有将比例提升至50%甚至更高。但苹果确是其中最为强硬的一派,由于App Store在iOS平台所具备的唯一性,因此应用程序开发商往往没有申辩或是选择的权利,面对偶尔不那么公平的条款,也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

一家办公应用创业公司联合创始人程登凯表示,“尽管应用数量在增长,但与用户增长相比,付费应用下载量增长很慢,价格一直很高,而且可能继续攀升。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是两类广告客户的需求:愿意支付高价格的游戏开发商,以及获得风险投资、有大量现金的创业公司。随着iOS平台上付费发行日趋困难,应用发现将越来越决定着应用的成败。对于大型开发商而言,这是一个自我循环的周期。它们有大量用户,可以交叉促销新应用,有大量的现金可以支付较高的发行成本。”

同样以腾讯为例,在目前全球热门游戏和应用排行版中,腾讯是唯一一家双双入榜的中国公司,腾讯QQ、微信分列累计下载榜单的第九第十位,而《王者荣耀》更是位列游戏下载榜第五位。在用户支出方面,腾讯更是甩开了所有对手,位列第一。就是这样一家有着群众基础的公司,都难以在“微信打赏”的事上与苹果谈判,对于大多数小团队甚至个人开发者而言,通常只能打碎牙往肚子吞。

罗森则更乐观一些,“我认为重要的不是带来最多的用户,而是带来合适的用户。尽管做到这一点是可能的,但并非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分析工具,但这些工具需要与时俱进,满足市场需求。”

同样,过于强硬的抽成模式也引发了应用服务商在不同平台的定价问题。需要明确的是,苹果本身不干涉应用程序的定价,它仅仅会设立几个不同的售价区间供开发者选择。但部分“聪明”的开发者会利用这一条件将苹果应用平台的抽成转化到消费者头上。比如我们熟知的爱奇艺或是优酷,用户在App内购VIP会员时就会发现,iOS平台的订阅价要比Android客户端贵30元,这是由于在iOS平台,两款软件无法绕开App Store进行订阅支付,但在Android或是其他平台,软件方就能够利用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绕开系统平台的支付。

平台间的竞争对于移动应用发行商有利

毫无疑问,我们不能将这一问题责怪到苹果头上,但对于不明真相的消费者来说,却也很难区分其中的区别,这样的矛盾积累之后,终究会成为损害生态圈良性发展的因素。

分析服务提供商Flurry和艺电旗下Popcap等一线开发商的数据显示,按每用户带来的收入计算,iOS远远超过Android或Facebook。iOS应用每年都大幅增长。按每月应用下载量计算,Android已经超过iOS。

▲温柔的改变世界App Store还将继续壮大

在发行效率降低、成本上升的发行商市场上,苹果生态系统出现了缺陷,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缺陷越来越大。

即便不安定的契机不断用心啊,也无法遮掩App Store所蕴含的闪光点。这个由苹果牵头,连接iOS以及无数应用服务商的封闭生态已经创新地推翻了曾经的旧时代,而增长仍在继续,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App Store依旧将是移动互联生态中,最为重要的应用程序分发平台。

出版商应当继续看好创作移动内容。它们将首次能利用平台间的竞争——尤其是来自Android和亚马逊的竞争,推动应用发现和内容的营销。

事实上,就像前文明确提到的观点,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逐步走向饱和,iPhone所在的高端市场将会迎来全面的出货瓶颈,苹果急需在iPhone等硬件设备以外寻求更稳妥的增长点,而近几年App Store为代表的服务类的爆发已经初现。根据相关数据,至2022年,iOS的应用程序商店支出将会达到757亿美元,相较当下仍有80%的增长,这意味着当饱和来临,以硬件销售为基础的iOS生态最终将会仰赖服务类业务的持续增长。

当然,苹果必定将会继续完善App Store的应用服务政策,在开发者和自身营收上寻找的新的平衡点,以确保生态圈的良性发展。而面对着有利可图的市场,究竟是与全球最大的应用平台继续绑定,还是在新平台寻找机会,恐怕将会是摆在全球开发者面前的难题。

本文数据来源于App Annie。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前端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Phone应用数破十万大关,请继续温柔地改变世界

上一篇:等待,打通私有云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iOS开发者终于可以回复用户在App,Play收入疯长
    iOS开发者终于可以回复用户在App,Play收入疯长
    在大家印象中iOS客商的购买技术根本都比Android顾客要强。在各样总计数据中也真正面与反面映了这几个场景。然而只要您够细致你会发觉谷歌Play杂货店收
  • 拾七个你或然不知晓的JavaScript调节和测量检验本
    拾七个你或然不知晓的JavaScript调节和测量检验本
    14 个你可能不知道的 JavaScript 调试技巧 2017/11/17 · JavaScript· 1 评论 ·调试 原文出处:Raygun   译文出处:oschina    了解你的工具可以极大的帮助你完成任
  • 浏览器缓存调控,缓存机制黄金时代二三
    浏览器缓存调控,缓存机制黄金时代二三
    HTTP 缓存机制一二三 2017/10/18 · HTML5 · 4评论 ·缓存 原文出处: 阿咩    Web缓存大致可以分为:数据库缓存、服务器端缓存(代理服务器缓存、CDN缓存)、
  • 何以要写测验用例,的有的提议
    何以要写测验用例,的有的提议
    在 2017 年学习 React Redux 的一些建议(下篇) 2017/09/11 · JavaScript· React,Redux 原文出处: 郭永峰    在这里说一下前端开发的一个特点是更多的会涉及用户界
  • js从0开始构思表情插件
    js从0开始构思表情插件
    js从0开头考虑表情插件 2016/07/28 · JavaScript· 插件 本文小编: 伯乐在线 -陈被单。未经作者许可,禁绝转发! 应接加入伯乐在线 专辑小编。 前言: 是因为